宿松论坛

查看: 2988|回复: 0

豆腐烧肉

[复制链接]

3

主题

3

帖子

15

积分

小宝宝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22-3-17 10:07:44 发自手机(双倍积分)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来自安徽
那年,在乡镇上班的时候,政府有一个庞大的院子,一进门是各个办公的地方。在最远处有一排灰墙黛瓦红门的宿舍,我就住在最偏远最东头的两间屋,这里会少去一些聒噪,多些宁静,门前还有两棵桃树和一口井,再加上有屋后的菜园相伴,陋而静暖。以至很多年以后,我还常常回想,梦里畅想,这屋前屋后的情景,屋里屋外的故事。
        杨奶也住在这,她是我们院里守门老头的老婆,跟着老头子也就住在了我们院里。我们宿舍更靠东的一个院角还有三间废旧的不知何年的老屋,杨奶叫匠人修补修补,也就住了进来。平时,因老头要守大院门,在前面多,而在这三间旧房里,杨奶和两个孙儿孙女待得多。这就自然,我们隔壁,就成了闲时互相串门的一个好去处。
      杨奶体型偏胖,圆脸齐发,面庞慈祥,走路微跛,热心善良,一口外地口音,怀宁人。我曾问过她这可是怀宁话。她说,好几十年过去了,宿松话没学成,倒是自家的家乡话也给变了味不地道了。但我倒觉得她这腔口像唱戏,温婉绵长。
        杨奶初来时,先生还是在乡财政上班,我也没有生女儿。住这一带宿舍的年轻人都和杨奶很熟络,也很尊敬她。那杨奶和我距离则更近,又热心热肺,她去前面院路过我家看我没事就和我坐下唠唠嗑,谈古说今,我也乐意倾听,她讲得也起劲。我要下班无事,也去她小屋溜达。
        那时,我最喜欢去的是杨奶家的厨房,她家厨房在我屋角紧斜对面,她家那一块地势偏低,我这边要高出一大截。有时我没事端出一把小椅子坐在门口,居高临下正好顺势就能瞧见她家的厨房,和厨房屋顶外的袅袅炊烟,还有窗户口飘来阵阵各种食物的香气。让人有时真忍不住在家门口吞两口口水。
        不吃去瞧瞧也好!快速下了两个大台阶,一脚跨进杨奶家的厨房,厨房大而简陋,红砖铺的地面也算整洁,踩上去也踏实。“杨奶,您又在煮点啥好吃的哩?”“豆腐烧肉”杨奶用她那唱戏般的腔调喜洋洋地回答我。这老人,一年到头,总是乐呵呵的。一眼瞥过去,白色瓷砖的大土灶上,正冒着白汽烟,大铁锅里正在一个劲地滋滋啦啦,滋滋啦啦……杨奶用她胖胖的大手掌着大锅铲正在翻炒,下面热腾腾的灶火正燃得旺,把灶塘照得红通通。肉香、肉香……对对对,就是肉香。然后我就闻着这肉香站在锅台边和杨奶唠了起来,至于唠些了啥,现在也不很记得了。只见杨奶先把锅里的肥肉熬出油来,肥肉一半干的样子,再放进精肉加红烧酱油多次翻炒,之前熬肥肉的油杨奶是一点没盛出,全放在了里面。我惊诧,“杨奶,那么多肉油干嘛不盛出来一些?”“你伯伯不让,总说油多点好吃。”咦,这杨奶真是一丝不苟地执行他老头的命令哈!一想到那伯伯,又高又瘦,理应是有这多吃油不长胖的好底子。
       等肉炒得足够火候,炒出足够香气来,杨奶就把豆腐放左手掌心里,右手执刀,熟练地把豆腐切成恰当的四方块,放锅铁旁边小炕一下,想着适当起了点焦壳,再放入热水盖上大锅盖大火沸开,中途放盐,大火至中小火熬到豆腐膨胀起孔,油盐入驻,汤稠即可。出锅时,杨奶总不忘记拿个筷子夹一块尝下咸淡,再放一把切碎的自家地里的小香葱,再入大汤盘装好。香葱一放,锅铲再一搅,那一种肉香、葱香、豆腐香、酱油香混合的香味会使你味蕾和胃完全失去抵抗力……杨奶一旁总是怂恿我尝一尝,但年轻女孩的矜持,总是让我明明想尝却拿不上来筷子。
      好,第二天我也照着杨奶的步骤做了起来,味道也是不错,但总没杨奶大锅大灶做得漂亮和地道。几十年功力和初生牛犊肯定还是有些差别。但也是因为杨奶,以后我做豆腐烧肉时,也总不忘记出锅时放一把碎碎香葱,不再爱放大蒜了,只是和杨奶略有不同,我少了油,添了醋。
         到后来,先生读研,我一个人继续留在乡镇上班,怀孕大肚子时,生了小孩抱着小孩时,没事时不时还依旧爱往杨奶厨房跑。那时,我工资微薄,先生又自动放弃铁饭碗去考研读研。适逢研究生改革的第一年,往只要两年,现要三年,这就意味着家里要多开支一年的生活费,少一年的收入。当然学费是全免的,因为先生是考入了前十的公费。但家里又增了孩子的奶粉及各项开支。生活由此清苦起来,跟着杨奶吃的豆腐烧肉也渐少,但我没事过去饱哈眼福,闻闻香气,也不失为一种解馋的方式。
        其实对于豆腐烧肉,一直我就有一种根深的好感和怀念。小时,家里清贫,整个年代都在清贫。一个月能有回肉吃,那是相当可爱了。至于豆腐烧肉,条子烧肉那就是过年的标识。平时掐着指头算,母亲手头拿着少量的票子,吐了一口唾沫在右手指尖上,把那几张票子捏在手板心里数过来数过去,终于抽出一张来去买肉。去了屠店,付了钱拿了肉就要走,一瞥,屠凳旁居然多了一只大铁桶,里面盛清水浸着方方正正的又白又香的豆腐。卖豆腐的老板本来眼就眯,他就那样倚着铁桶笑盈盈地望着你,眼睛快眯没了地盼着你买他的豆腐。是啊,肉买都买了,加上豆腐那岂不更味美么?一咬牙,买块吧?嗯!还是不买了,买肉是为了增加必要的动物营养和解解嘴馋。那买了豆腐,这不又削掉了下次买肉的钱?算了。一番矛盾和斟酌后,还是在心里摇着头放弃了。回家放海带吧,海带便宜又发胀,要不放红芋粉圆子也照呢。但我明明想吃的是豆腐烧肉啊!而做豆腐的老板也明明在你旁边赤裸裸的诱惑着每一个买肉的人……
        至于七八零后,那是一个身上带点红烧肉的味道就很满足的年代。而现在,是我们担心我们的下一代少吃了青菜的时代,那么肉,孩子们早已不已为然了。至于对豆腐烧肉执着的美好印记,恐怕也只有我们那代人有。
        再就是羊宝,对豆腐烧肉的挚爱,恐怕也是源于那年在欧洲三个月的饮食不习惯,而恰巧又在瑞士某车站,碰到了那里的中国人做的不地道的豆腐烧肉而激动得差点要哭起来吧。
       但我,总也不能忘记我乡院里最东角的那两间屋,门口桃树开的花,结的甜果,井里冬暖夏凉的水,屋后的小菜园,更就是斜面杨奶四季烟火香气的厨房,和熊熊灶火烤着地滋滋作响的肉和豆腐了。
宿松买房,上宿松房产网,认准www.ssfcw.com!首字母,更好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