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资讯] 那年“双抢”,抹不去的记忆/段佩明

[复制链接]

1588

主题

1614

帖子

8188

积分

真探组

发表于 2019-8-29 09:02: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年双抢,抹不去的记忆
文/段佩明
615a7ee88ef7761f85ffcb7c891c0fca.jpg
望着放暑假了的孩子们,开心玩耍,无忧无虑地成长,思绪将我拉回三十多年前的一九八三年,那年暑假里的我,经历了那场艰辛的双抢,成为我心中抹不去的记忆。
现在的孩子是无法理解和想象什么是双抢,上世纪六十年代随着农业技术的推广,我们家乡的水稻便开始一年种两季,每年七月份早稻成熟收割以后,便抓紧栽插晚稻,而且务必抢在立秋之前栽插完毕,否则延误了农时,晚稻就会出秕谷。在此近二十天时间,既要抢收割稻谷,又要抢栽秧禾,所以称为双抢。这段时间是农村人一年中最繁重、最辛劳的阶段。双抢维系着农家的生活命脉,必然举家上阵。
一九八三年仲夏,洲上大汛,长江迎来历史最大洪峰,江水超过警戒水位两米多高。身为防汛副指挥长的父亲,连续几天都收到了母亲发来的加急电报,母亲一而再,再而三催促父亲回家双抢。
我家在离洲上一百六十里的后山,家中耕种了四亩多田,母亲和三位年幼的弟弟生活在农村,而我跟随公职人员的父亲,在父亲工作的洲上读中学一年级。江堤险情频现,父亲在这汛情危急关头是无论如何回不去家。其实自从我放暑假后,父亲便安排我先回家,无奈地处洲上北面的龙湖,因涨水变为汪洋,切断了洲上与后山联系的唯一一条公路,因而难于成行。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回家的路还有两条,只是要费很多周折才能到达。一条是坐渡船过龙湖,再搭乘两次班车到家,可是从父亲工作的地方到一个叫黄雀畈渡口,有四十里路是没有班车运行。另外还有一条沿江防汛通道,可以绕道经湖北黄梅,再到我们宿松县城,同样是没有班车运行,只能靠运气搭上开往宿松的便车。
在父亲张罗下,我好不容易搭上一辆往后山调运生猪的拖拉机。司机为照顾我的安全,在装满生猪的车箱里,硬是辟出一处角落,塞进一只半人高的敞口木箱,安排我待在里面。看着嗷嗷唧唧的肥猪,在臭气熏天的车箱内拱来挤去,而自己却与它们为伍,心里自然是一万个不乐意,但是想到母亲企盼的眼神,我还是顺从地坐在箱子里面。临行前,父亲递给我一顶草帽和一只装满的水壶,默默地看着我消逝他的视野。
拖拉机顶着炎炎烈日,沿着防汛通道摇摇晃晃地行驶。道路是土路,剧烈的颠波夹带着猪粪的臭味,使我难受。头昏脑晕,心慌意迷,肠胃如翻江倒海一般,我丝毫控制不住自己,疯狂地呕吐起来,几乎吐断肠子的我全身无力地昏睡在木箱里……醒来之后,而发现拖拉机又折回了起点,原来拖拉机行至湖北省地界,当地禁止非防汛车辆通行,拖拉机不得不返回。
2d535e08a69d712bd4e33b8d9b0b65e7.jpg
母亲的加急电报仍然象雪片一样飞来,这也怪不得她,身材弱小的母亲一个人是承担不起繁重的双抢。往年,父亲都能回家双抢,而且是主力军,母亲只是助手,我和大弟则是属于那种跑龙套的小跟班。
过了一日,父亲没有被摊上值班,决定骑自行车送我到黄雀畈渡口乘船。次日凌晨,借着朦胧的月光,父亲骑着他那永久牌自行车,迎着徐徐凉风载我出发了,车轮行走在砂砾路面上发出美妙的“沙沙”之声,给宁静的旷野带来几许悦动。我幸福地将脸贴着父亲坚强的后背,目送着公路旁边的一棵棵白杨向后退去。
天刚蒙蒙亮,我们就到了黄雀畈渡口。此时的渡口,已经聚集了很多等待过渡的人们。父亲等了一会儿,看着渡船还没有出现,便向我嘱咐几句,急着赶回单位上班。望着父亲伟岸的身躯,用力踩踏哪自行车脚轮渐行渐远,眼泪模糊我的双眼。
等了近一个小时,终于盼到了渡船缓缓地向岸边靠上。船上的人还没下完,大家便争先恐后涌向小渡船,眼看渡船即将坐满,我机敏地从一个身材壮硕的叔叔旁边钻了过去,抢先踏上了渡船。人还未站稳,后背的衣领被人抓住,伴随一阵凶神恶煞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这个龟娃子,竟然敢抢上我的前!老子要把你扔到湖里面喂鱼去!”我死死地犟在船上,充满恐惧的眼睛噙满了委屈的泪花。“你这人为难一个孩子干嘛?大家不都是抢着才上来吗?又不是孩子一个人在抢,反正换为你上来,船就超载了,等下趟吧!”幸亏船家发话。那人推搡了我一把,松开了手,气愤地站在岸边。
渡船很小,坐了十二个人就把船梆压得挨着了水面。船家机械地摇着桨,渡船借着湖风,行驶的倒是不慢,不一会儿,湖岸变成了一条岸际线。湖水浩淼,宛若大海。渡船像一叶小小的树叶,随风浪荡漾,要不是船家把持方向,船真的不知漂向何方?当船行至湖中央,风浪越来越大,一波波风浪袭来,右侧的船梆时常溅水进仓,大家惊恐不安,坐在右侧的人若起身避浪水,渡船就晃荡得厉害,仿佛要倾覆。船家铁着脸喝令大家不准乱动,并怒视那些躁动者,“这个风浪算什么!我经过了多少大风大浪!” 船家话未落音,接着又咕叨一句:“这个鬼天气,突然刮这么大的风。” 我估计船家一席话也是说给大家壮胆的,从他紧锁的眉头,能悟出形势严峻。不过,他的话到似给大家吃了定心丸,船仓恢复了平静。
险象环生的渡船总算平安地渡过了辽阔的龙湖。很幸运,我到县城刚好赶上下午回家的班车,否则还得找旅馆住上一晚。
回到家的我,立马被发小成江埋怨一通:“你怎么才回家?你大弟在家累惨了,你妈你弟,已经收割插完了一亩多田。”我简单解释几句,转身到田头地畈去寻找劳作的母亲和大弟。母亲见到我十分欣喜,自然把没有回家的父亲一顿臭骂。
晚上,母亲作了安排,明日一早娘仨个去河垅稻田割稻子。说到这块田,我心里便发怵,那田面积两亩多,是我家最大的田,把它弄完恐怕只剩下半条命。
似乎刚刚进入梦乡,我和大弟就被母亲唤醒,揉着惺忪的睡眼,我们很不情愿地从蚊帐中钻出,拿上镰刀,迷迷糊糊跟在母亲后面,深一脚,浅一脚地乱窜。一阵清风吹来,阵阵凉意赶跑瞌睡。月亮挂在天上,星星还朝我们眨眼,田间小道两旁的野草霑满露水,滴落在脚踝上,透着湿漉漉的清凉,清新的空气里夹杂着泥土的芬芳。
ebef975dfb0c62621ddcc62e2b3fd420.jpg
就像是商量好的,河垅也有几家在田里割了。母亲开割在前,我紧跟其后,大弟殿后。田里虽然没水,但是一脚踩下去,淤泥从脚趾缝中钻出来。母亲弯下腰,曲着膝,左手挽住一把稻杆,右手握着镰刀顺势一割,稻子就歪在左手,然后顺手摆在身后。母亲不起腰,头一低,身子像波浪一样一起一伏不断向前移动,身后的稻铺省略号一样延伸着。
我也不甘示弱,拼命割起来。刚开始还能与小我两岁的大弟并驾齐驱,可是没割上半个钟,腰也像断了似的。谁说青蛙无颈娃无腰呢?割不了几铺,就要站起来伸伸腰。稻叶也欺生,总是戳额头,手臂也被划出一道道血痕。终于撑不下去,乖乖地向大弟投降,互换了位置。惹得路人说我大不如小,真是羞愧难当啊!而母亲早已将我和大弟甩的远远。
不知不觉,太阳爬上了山岗。田间还有一大片金色的禾稻,沉甸甸的稻穗随风摇曳,好像是向我示威。可我实在割不动了,肚子已咕咕叫着。感恩八十岁的小脚外婆,住在我家帮衬着家务,派出七岁的二弟给我们送来了茶水和米粑。年轻就是好!补充了能量,休息了一阵又抖擞精神,继续战斗!
上午的太阳火辣辣,风儿像捉迷藏一样跑的不见踪影,整块田里就像是大蒸笼,人就是哪快要蒸熟的饺子。戴了草帽也抵不住太阳的淫威,帽子下面的头发汗湿成一绺绺,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流下,辣得眼睛睁不开,汗湿了的褂子粘着泥土和草叶,污渍斑驳,穿在身上很不舒服,我索性把帽子摘掉,把褂子脱了,穿着背心甩开膀子割。
“一等二靠三落空,万事还须自己功。” 当累了的时候,母亲这话句激励着我继续前行,并且经过半天工夫的锻炼,我割稻子的速度居然反超大弟,总算是给自己赢回一点尊严。等把这块田割完,我几乎伸不直腰,周身筋骨好像散了架子,裸露在外面的皮肤,经过一天曝晒,炙烤的彤红,火辣辣像鞭子往身上抽,疼痛的不可触碰,母亲和弟弟也是疲惫不堪。
割稻子累,收稻子更累。家乡那时候还没有脱谷机,那怕是脚踩的,收稻子靠的是肩挑人扛。割倒的禾稻,在田里经过一两天晾晒后,拢成小垛,然后四五个小垛捆在一起,叫着稻把。人们用两端镶嵌尖铁的专用木扁担,一次挑两个或四个稻把。扁担两端各一个,称为单把;扁担一头两个则称之为双把。一担单稻把重六七十斤,双稻把则有一百二三十斤。挑把,在中途是不能放下地歇息,必须一肩挑到终点,所以收稻把是双抢中最累的活。
那时候,为了把稻子脱粒下来,需要将禾稻摊铺在稻场,然后用牛拉着石碾,一圈又一圈碾压下来。在碾稻之前,则用木棒将捆把上面饱满的稻谷捶下来,这样的米粒中不会掺和着石子、沙粒,这些都是那个年代收稻子的必要工序。
河垅稻田稻子割倒后的第二天上午,母亲带领我们兄弟收禾稻。天空依然骄阳似火,嗞嗞的蝉鸣声响彻天空,风和云不知躲到哪个旮旯里去了。二弟负责拢小垛,大弟将小垛抱给母亲捆把,半个大人的我自然向母亲请缨挑稻把。
禾稻堆放在早已收拾好的家中堂厅,从田间到家有一里多路程,中间有一段上坡路。我是挑单稻把,十三岁的我,承担这个重量刚刚好。田里有淤泥,穿鞋是走不动,只能赤脚。赤脚不小心踩在坚硬的禾兜上,脚板硌的生痛;踩在坑洼不平,晒得滚烫的砂石路上,只有弓着脚板强忍疼痛快速而行。
中午两点钟,禾稻捆完,母亲转岗为挑稻把,挑的是双把。此时,我已是喘粗气,脚无力,汗水从头流到脚,肩膀红肿,每一担扛上肩,迈出步,靠的是坚忍,靠的是挑一担,少一担的信念!
都说六月的天娃儿的脸,说变就变。下午四点多,几声隐约的雷声从天际边传来,乌云开始云集,暴雨可能即刻伴着雷声呼啸而至。此时的田里,还剩小半块田面积的稻把未挑完,这可愁煞了我们。暴雨若把稻谷淋湿后引起发芽、发霉,那下半年就会饿肚子了,而且还会欠着国家的公粮。正当母亲一愁莫展的时候,陆续有四五个屋里的人扛着扁担,向我家稻田走来,他们是帮我家挑稻把,我心里一喜,母亲理所当然向他们感谢一番。照这样算,暴雨来临之前,每人挑上两三担,也就所剩无几。
a3618f30564e037fe1d8b7894aa697bd.jpg
风越来越大,变成了狂风大作,天空乌云密布,闪电伴着“啪啪啪”的巨雷越来越猛烈。少刻,滂沱大雨就铺天盖地地压下来。雨,夏天的骤雨,哗哗地下着。我挑在肩上的稻把被雨淋的越来越沉,肩膀越来越疼,在奋力向前迈进的同时,身体还使劲抵抗狂风吹舞的阻力,脚步凌乱,几乎寸步难行。雨点射在脸上睁不开眼,雨水、汗水、泪水混杂在一起,如同心中五味杂陈。我非常惧怕电闪雷鸣,此时此刻,我是多么渴望有人来接下我肩上的担子;我是多么希望不经风雨地待在家里,或者仅仅有人陪在我身边,给我壮壮胆,一起走回家,也行!可是没人帮我,大家都有担子在肩,大家各有其事,我只有咬紧牙,一步一步挪回家!这一路,不争气的眼泪流而不止。
外婆看着精疲力尽,淋成了落汤鸡的娘儿俩人,背过脸去抹眼泪。母亲抚摸着我红肿的肩膀,脱皮的臂膀,抱紧我心疼地哭了起来……
好在众乡邻的帮助下,也只有二十来个稻把淋上了暴雨。晚餐后,母亲央求脏兮兮躺在凉床上的大弟和我起来,将淋湿了的稻把捶完,赶在明天晾晒。可是遍体酸疼的我们,躺在凉床上刚好感受一点舒爽,实在不想动弹。母亲由好言央求,转而吆喝着,不得已,我俩无可奈何爬了起来。
母亲手扶着、翻转着凳子上的一捆稻把,我与大弟挥舞手中长木棒,你起我落,一人一棒,交递捶打饱满、湿漉的稻穗。湿透的稻把没有弹性,一棒下去震得手臂发麻,每捶一次,稻子才会稀里哗啦抖落一次。在昏暗的灯光下,紧张的节拍也驱赶不了疲劳犯困,兄弟俩时而眼神迷离,木棒杂乱挥舞。“啪!” 大弟的棒子砸在母亲手上了,看着母亲左手捂住右手,满脸痛苦地蹲下身,兄弟俩猛然惊醒,大弟不知所措站在那里,我不知是哪里来的一股劲,飞起一脚,将大弟踹倒在地上。幸亏母亲并无大恙,不然双抢无法继续下去。
经过几天的艰苦奋战,禾稻总算收割完毕。紧接着转入犁田插秧的阶段。父母都不会犁田,犁田的活一直都是包给别人,这也是我们家的软肋,别人抢速度,犁过的田既不平整,又有漏犁的,非常不好插,插上去指头顶的生痛,除非你练过二指禅功。
插秧之前首先是拔秧,母亲是拔秧能手,拔好的秧整齐,根须不拖沓一点泥,秧把绑的又紧,我与大弟都不会拔秧,这样就无形地分工了,我兄弟俩尽管插秧,母亲管供应秧苗。插秧虽然没有收割稻子那样耗体力,但是也比技术和意志。在水田里插秧好似洗桑拿,背灼似火烈日,足浴滚烫泥水,人像那弓腰的虾子,置于天地间,上烤下蒸。我和大弟弯着腰、弓着背,在不同的轨迹上倒退插秧。明为退,实则进,你追我赶。
2fbe91b21dd4e5ff70c25a6bfb1c1e53.jpg
插秧最讨厌害虫的侵扰。令人恐怖的是蚂蟥,软绵绵,黑乎乎的蚂蟥会出其不意黏在腿肚上吸血,有时腿上同时黏着几条。白天不知躲在何处的苍蝇、蚊子在傍晚倾巢而出,在耳边闹个不停,瞅准机会,叮一下。打又打不着,挥又挥不去,一掌下去苍蝇没打着,脸上留下五指泥印。以致傍晚的凉意,没有带来丝毫快感。
一天插秧下来,腰酸背痛,手和脚经田里水浸泡已浮肿发白,被化肥腐蚀过的手脚变成铁锈色,用肥皂使劲搓也洗不掉,手指头还有些疼痛。当一丘田插完,站在田埂,望着稻田由金黄变为碧绿,满满的成就感,使自己忘记了身躯的疼痛。
如今,随着时代的进步,挥汗如雨的双抢已经远去,留给经历过的人们,是对自然的敬畏;对时代的感恩;对乡土的怀念。那年艰辛苦涩的双抢,是我至今还在受用的宝贵财富!
684d0c2ed7a0ae118b6fee60a2adf462.jpg
【作者简介】

段佩明  男,生于1969年,安徽宿松人, 社交媒体名:仙田瑞谷。
宿松买房,上宿松房产网,认准www.ssfcw.com!首字母,更好记!

4

主题

15

帖子

95

积分

幼儿园

Rank: 3

发表于 2019-8-29 12:56:55 发自手机(双倍积分) | 显示全部楼层
双抢虽然辛苦但双抢后看着稻场上晒着金黄的稻谷和插上秧的稻田,大人小孩脸上都充满了喜悦。接下来就是交公粮,粮站里人们总是欢声笑语。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宿松买房,上宿松房产网,认准www.ssfcw.com!首字母,更好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21

帖子

131

积分

小学生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19-8-29 14:48:28 发自手机(双倍积分)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2季的产量没现在1季多,人还累得要死,感谢袁隆平院士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宿松买房,上宿松房产网,认准www.ssfcw.com!首字母,更好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2

帖子

94

积分

幼儿园

Rank: 3

发表于 2019-8-29 22:00:52 发自手机(双倍积分) | 显示全部楼层
深有同感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宿松买房,上宿松房产网,认准www.ssfcw.com!首字母,更好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帖子

26

积分

小宝宝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9-8-30 00:00:28 发自手机(双倍积分)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好,虽然我是80后,我也经历过双抢,看到你说母亲是拔秧能手,让我想起我家那时候没一个人擅长,都是笨手笨脚,因为我妈妈没跟我爸爸结婚前,没种个田,别人家一天的活我们可能要2天,所以那时候我跟弟弟就很羡慕别人家父母怎么那么厉害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宿松买房,上宿松房产网,认准www.ssfcw.com!首字母,更好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帖子

26

积分

小宝宝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9-8-30 01:35:42 发自手机(双倍积分)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些年的我们盼望着长大。

现在我们妄想着回到过去……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宿松买房,上宿松房产网,认准www.ssfcw.com!首字母,更好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

主题

1590

帖子

7987

积分

知名人士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发表于 2019-8-30 04:46:36 发自手机(双倍积分)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经历过,满满的回忆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宿松买房,上宿松房产网,认准www.ssfcw.com!首字母,更好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239

帖子

1496

积分

研究生

Rank: 12Rank: 12

发表于 2019-8-30 08:26:26 | 显示全部楼层
挑4个把的路过,一生的记忆
宿松买房,上宿松房产网,认准www.ssfcw.com!首字母,更好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

主题

67

帖子

359

积分

高中生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8-30 08:36:35 发自手机(双倍积分)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那代人经历过,那时的生态真的好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宿松买房,上宿松房产网,认准www.ssfcw.com!首字母,更好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5

主题

881

帖子

4842

积分

新锐精英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发表于 2019-8-30 15: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宿松买房,上宿松房产网,认准www.ssfcw.com!首字母,更好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