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资讯] 【“我的家风”征文选登 】一条带血的皮带/宿松汇口镇 邓国珍

[复制链接]

3016

主题

3118

帖子

1万

积分

真探组

发表于 2019-6-16 10:00: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条带血的皮带
  宿松汇口镇 邓国珍
  父亲七二年去世,那年我刚满十五岁。
  一瞬间,四十七年过去了,但父亲的音容笑貌却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尤其是父亲留下的一根带血的皮带,一直激励着我在人生的道路上奋力前行。
  父亲是个抗日老战士,一九四二年在皖南参加新四军。在一次战斗中,一位同乡战友身受重伤,临牺牲前将一条带血的皮带送给父亲。此后,父亲就带着这根皮带跟随陈毅、粟裕第三野战军向山东沂蒙山老革命根据地挺进,浴血奋战,英勇杀敌。父亲参加了著名的孟良崮战役和淮海战役,一九四九年大军南下,父亲所在的第六纵队率先渡过长江,把鲜红的战旗插上了国民党的总统府,部队就驻扎在原国民党汤山炮校。
  一九五四年家乡暴发特大洪水,父亲主动放弃组织派往苏联军事学院深造的机会,申请回到了家乡,把部队下发得三千多元转业费全部捐给了集体用于救灾。这在当时可是一笔巨款呵,家里穷苦不堪,难得见到钱,可父亲硬是舍小家,为集体。脱下军装,带着青年突击队上了大堤,看到巨浪冲刷大堤,父亲皮带一紧,像当年发起冲锋一样,跳入水中,与洪水搏斗,打桩,摆放浪靶,那里有险就冲向那里。汛情紧急的时期,父亲常常是几日几夜不合眼。象一根“桩”,顽强挺立在洪水中;象一捆“浪靶”,牢牢守护在大堤上;更象一面猎猎作响的战旗,飘扬在战斗的第一线。
  一九五七年大跃进,他响应号召,带着工人去合肥大蜀山炼钢铁。那年母亲刚生下我,可他无暇顾及,全心投入到大炼钢铁的热潮中,又一次舍小家,为国家。
  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他作为文革主席,审时度势,费尽心机,稳住了一方安定。
  一九七零年,县里组织长江护岸队,他任党支部书记总是冲锋在前,置生命与度外。有一天,我偶然发现父亲的皮带上又多了一道深深的血印,我忐忑不安,想探究明白。后来我从山场队长五叔那里得知,抛石船停在彭泽数日,爆破员病了,山上的石头下不了,时间不等人啊!倔强的父亲忍不住扛起炸药包来到山上点燃了雷管,“轰隆”一声巨响,巨大的石块纷纷滚落下来,父亲在山脚下被飞溅的碎石砸成重伤,倒在血泊中……殷红的血又在这根英雄的皮带上染上一个鲜红的印记。
  一九七二年,父亲的伤还没有痊愈,医院又查出父亲患食道癌,面对死神的威胁,父亲非常坦然,他鼓励我们要坚强,要勇敢,要好好做人。他给我们兄妹讲他的战斗历程,讲英雄的故事,讲革命的艰险,讲事业的伟大。他说:“许多同我一起革命的叔叔、伯伯,大都牺牲了,我还能有幸地看到革命胜利并能为国家和人民做点小事,就已经很满足了,只是你们千万要继承革命的传统,别让烈士的鲜血白流”。父亲临走的那一天,他叫我打开大门,让他面朝大门,他深情地望着门外,依依不舍,然后转过身解下了那条带血的皮带,艰难地递给了我。我们兄妹攥着皮带,紧紧抱住父亲,哭得撕心裂肺。
  一九七三年,带着父亲的嘱托,系着父亲传给我的那条带血的皮带,我走上了教育的岗位,在扫盲,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日日夜夜,我走村串户,把仅有的一点工资全部用于救助那些面临失学的学生,把党的温暖送到千家万户,四十年如一日,党和国家给了我荣誉。我算不上红二代,也比不了大款,但我今生无憾,父亲那种艰苦奋斗、舍己为人的精神和传统是我战胜一切困难的力量源泉。
  2018年我退休在家,大学毕业的女儿,她放弃优厚待遇,回到我们镇当上了村官。有一天女儿告诉我一条关于长江大保护的消息,我非常感兴趣,发动长江边的农民、渔民和爱心人士组织成立了一支民间江豚巡护队,义务宣传江豚保护知识。我把保护国宝江豚的情感,视作自已的儿女和学生一样。当年八月二十五日,中新社记者采访我,我穿上护豚服,把皮带搁在家里,早就看不顺眼的妻子趁机把这根皮带扔进了垃圾桶,我知道后心都碎了。到了傍晚女儿下班回来,从摩托车后备箱捧出了那条带血的皮带,“爸爸,这是你的命根子,给你。”我激动地大声说:“是啊,爸爸的心思女儿知道,哪一天爸爸不行了就交给你,你可千万不要弄丢了”,女儿望着爸爸苍白的面孔,神情庄重地点点头。
  如今,这条皮带我常常系在身上,也一直牢牢地系在心上。系上它,我怀念英勇而又平凡的父亲;系上它,我牢记自已使命和传承;系上它,我浑身充满温暖和力量;系上它,我享受精神的慰藉和生活的美好……

宿松买房,上宿松房产网,认准www.ssfcw.com!首字母,更好记!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